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汽车 > 正文
首页

北京汽车暖心工程师:为医生母亲记录“战疫”时光

时间:2020-02-21 16:53
分享到:

离病毒最近的,除了患者就是医生。在这场战“疫”中,最揪心的既有患者亲人,更有医生家属。北京汽车研究院工程师胡伟,在医生母亲奔向抗“疫”前线后,用隐忍和内敛的语言,为医生母亲记录了战疫“日记”。虽然字字克制,却句句戳心。

严峻 1月24日 腊月三十

爸妈都要上班,中午全家在外面吃的团圆饭,年就算过了。妈妈菜的味道?让我好好想想。

上一次在家吃年夜饭得是前年了,作为医生,妈妈太忙了。别说年夜饭,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在家吃饭。这几天妈妈大部分时间在医院,也没怎么见面。

据说疫情防控的形势比较严峻,已经有12个省份启动一级响应,包括我们天津。

继续宅家,不给国家添乱。

突发疫情,形势严峻铺垫 1月27日 正月初三

今天妈妈说起她们医院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的事,言语中透露出敬佩之意。湖北周边那么多省份,咋还轮到我们蓟州派医生过去?

“我也报名了。”

原来刚才是在做铺垫呢。

突发 1月28日 正月初四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昨天刚说报名,今儿上午妈妈来电话说这就回来收拾东西,下午出发。

我心想这么快,那赶紧做饭吧,至少临走前一块儿吃顿饭,毕竟哪天战“疫”胜利谁也说不准。但我还是低估了这件事的紧急性。临近中午时,妈妈回来了。

“嘿,我儿子在做饭呢?”

“嗯,给您饯行。”

“那我可能没这口福,收拾完行李就马上集合出发,来不及了。不过儿子的孝心为娘收下了!”

放下锅铲,帮妈妈收拾行李。说是帮忙,也就是想和她多呆一会儿。妈妈是党员,又是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她做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外,俗话说,“习惯了!”

一直长发盘髻的妈妈,上午就在医院剪了短发。

在行李箱里,我给妈妈多放了一件保暖衣。

临行前,胡伟为妈妈收拾行装约定 2月11日 正月十八

妈妈出征后,我们的联系,就变成了她对我的单向随机事件。

“在红区,每天要穿防护服一层,隔离衣一层,内穿保暖内衣一层,洗手衣一层,手套两层,纸尿裤,再戴上N95口罩、外科口罩、护目镜,一个班4小时。妈妈偶尔把他们医疗队群聊截图发我,算是跟儿子报个平安。

深入一线除了治病,妈妈还要安抚情绪激动的病患家属。在蓟州援鄂医疗队里,妈妈又化身为知心大姐。但她自己的压力、情绪怎么疏解?可能,妈妈真的是“超人”。

一线战“疫”人员互相激励晚上10点半,妈妈终于想起她还有个儿子。

“妈,我明天去广州出差,公司新项目生产导入。”

“广州疫情挺严重,你这也算‘逆行者’了。啥时候忙完回来?”

“可能20多天?肯定比您早!”

“那咱俩比赛,等我结束战斗回去给你爷俩好好做顿饭。”

“比就比,我做的那顿您还没来得及吃呢。”

一场比赛就这样约起
,谁输谁赢已不重要。我们都盼着疫情尽快结束,并祝福这位北京汽车工程师和他的英雄母亲。我们相信,所有被战“疫”裹挟的人,凯旋之日,必能齐归!

来源: 北国网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北京汽车暖心工程师:为医生母亲记录“战疫”时光

导读:离病毒最近的,除了患者就是医生。在这场战“疫”中,最揪心的既有患者亲人,更有医生家属。北京汽车研究院工程师胡伟,在医生母亲奔向抗“疫”前线后,用隐忍和内敛的语言,为医生母亲记录了战疫“日记”。虽然字字

离病毒最近的,除了患者就是医生。在这场战“疫”中,最揪心的既有患者亲人,更有医生家属。北京汽车研究院工程师胡伟,在医生母亲奔向抗“疫”前线后,用隐忍和内敛的语言,为医生母亲记录了战疫“日记”。虽然字字克制,却句句戳心。

严峻 1月24日 腊月三十

爸妈都要上班,中午全家在外面吃的团圆饭,年就算过了。妈妈菜的味道?让我好好想想。

上一次在家吃年夜饭得是前年了,作为医生,妈妈太忙了。别说年夜饭,平时也难得有时间在家吃饭。这几天妈妈大部分时间在医院,也没怎么见面。

据说疫情防控的形势比较严峻,已经有12个省份启动一级响应,包括我们天津。

继续宅家,不给国家添乱。

突发疫情,形势严峻铺垫 1月27日 正月初三

今天妈妈说起她们医院第一批驰援武汉的医疗队的事,言语中透露出敬佩之意。湖北周边那么多省份,咋还轮到我们蓟州派医生过去?

“我也报名了。”

原来刚才是在做铺垫呢。

突发 1月28日 正月初四

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昨天刚说报名,今儿上午妈妈来电话说这就回来收拾东西,下午出发。

我心想这么快,那赶紧做饭吧,至少临走前一块儿吃顿饭,毕竟哪天战“疫”胜利谁也说不准。但我还是低估了这件事的紧急性。临近中午时,妈妈回来了。

“嘿,我儿子在做饭呢?”

“嗯,给您饯行。”

“那我可能没这口福,收拾完行李就马上集合出发,来不及了。不过儿子的孝心为娘收下了!”

放下锅铲,帮妈妈收拾行李。说是帮忙,也就是想和她多呆一会儿。妈妈是党员,又是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她做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外,俗话说,“习惯了!”

一直长发盘髻的妈妈,上午就在医院剪了短发。

在行李箱里,我给妈妈多放了一件保暖衣。

临行前,胡伟为妈妈收拾行装约定 2月11日 正月十八

妈妈出征后,我们的联系,就变成了她对我的单向随机事件。

“在红区,每天要穿防护服一层,隔离衣一层,内穿保暖内衣一层,洗手衣一层,手套两层,纸尿裤,再戴上N95口罩、外科口罩、护目镜,一个班4小时。妈妈偶尔把他们医疗队群聊截图发我,算是跟儿子报个平安。

深入一线除了治病,妈妈还要安抚情绪激动的病患家属。在蓟州援鄂医疗队里,妈妈又化身为知心大姐。但她自己的压力、情绪怎么疏解?可能,妈妈真的是“超人”。

一线战“疫”人员互相激励晚上10点半,妈妈终于想起她还有个儿子。

“妈,我明天去广州出差,公司新项目生产导入。”

“广州疫情挺严重,你这也算‘逆行者’了。啥时候忙完回来?”

“可能20多天?肯定比您早!”

“那咱俩比赛,等我结束战斗回去给你爷俩好好做顿饭。”

“比就比,我做的那顿您还没来得及吃呢。”

一场比赛就这样约起
,谁输谁赢已不重要。我们都盼着疫情尽快结束,并祝福这位北京汽车工程师和他的英雄母亲。我们相信,所有被战“疫”裹挟的人,凯旋之日,必能齐归!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