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资讯 > 正文
首页

我的家园我守护 黄浦老城厢织起疫情防控“安全网”

时间:2020-02-09 22:16
分享到:

东方网记者黄丽春2月9日报道:疫情当前,居家闭门成了居民保护自己、保护家园的最好方式。但在市中心黄浦区,一些老式里弄大都四通八达,该如何实行封闭式管理呢?常言道“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不打折扣、不留死角、不漏一人,这里一样织起了疫情防控的“安全网”。

给弄堂“加扇门”

老西门街道也是园居民区内绝大多数都是老旧小区,小巷小弄四通八达,大部分居民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小巷小弄本来就没有门,怎么把守?如果封闭小巷小弄,造成居民出行不便怎么办?

“没有门,就装道门!”东家抬出了不要的门板、西家搬出来闲置的柜子,从居民家借来推板车,一起挡住弄堂口。

老城厢的考验远远不止这些。返程高峰到来,老城厢人口密集、人员流动频繁,如何快速有效地锁定重点人员?居民携手组团来“看家”。“没有门,就装道门!”东家抬出了不要的门板、西家搬出来闲置的柜子,从居民家借来推板车,一起挡住弄堂口。

“汪书记,弄堂口发现一辆‘鄂’牌车子,快来!”2月3日,正忙着预约登记口罩事宜的文庙居民区书记汪嘉梁接到了社区居民的来电。汪嘉梁立即带着社区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并联系车主王先生。原来,王先生虽是湖北人但近年来都在上海工作生活,车子近期也未离开过上海,更没有出入过重点地区。得知是虚惊一场,众人长舒一口气。其实,每个居委都能接到居民群众类似的“监督”电话。

手绘地图来帮忙

打浦桥街道建一居民区是一个二级以下旧里小区,弄堂四通八达,出入口多达15个,全覆盖管控的难题摆在了社区干部面前。大家都在动脑筋想,但还是理不清头绪。“我们把弄堂画下来吧,这样看着清楚一点。”居民区书记徐施寅提议道。

于是凭着平时走街串巷的经验,凭着弄堂印象,在全体社工的配合下,一张手绘弄堂“分布图”出炉了。清楚地标注了所有出入口、弄堂之间的通道、大概门牌号。有图为鉴,弄堂管控方案一会儿就出来了,哪几条弄堂是通的,可以减少出入口的;哪几条是死胡同,入口不能封闭的;哪儿入口是有保安的,哪个入口是要加派人手的全部一一确定,把管控范围缩到最小。

紧邻田子坊、日月光商圈的肇东居民区,房屋、商铺出租情况普遍,外来人员回沪排摸工作量巨大。居委社工巧用心思,在目前空关或者未营业的房屋、商铺门脚用处,用胶带贴好,作为标记。一旦有人进门,门口胶带即会掉落,社工每日在走街串巷中可及时发现,避免反复敲门,重复劳动,方便第一时间掌握回沪人员动态。

严禁民宿日租短租

瑞金二路街道地处市中心,辖区内医院、学校、历史保护建筑、文化设施密布,亦有不少民宿。随着疫情爆发,民宿也成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安全隐患之一。

自大年初二起,各居委社工及外口队员逐一对辖区内民宿进行排摸,通过电话、短信、微信、上门等方式联系房东,积极做好宣传引导工作,规劝其自通知之日起将民宿从租赁网站上下架。

同时,通过实地走访各辖区民宿,对仍在租借的客人,一边核实、登记租客的信息,一边规劝其前往正规旅馆酒店居住或改签中长期租赁合同。对排摸核实需隔离观察人员立即按相关要求进行隔离处置。

针对部分房东、租客不听规劝的情况,街道平安办会同派出所、市场监管所等多部门联合上门,清退租客,并张贴封条,确保民宿经营行为即刻停止。

下一步,街道将进一步扩大宣传范围,加大巡查巡视力度和打击力度。同时加强与物业部门联动,切实做好来沪人员信息登记。在疫情防控期间,严禁任何违规日租及短租行为。

来源: 东方网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我的家园我守护 黄浦老城厢织起疫情防控“安全网”

导读:东方网记者黄丽春2月9日报道:疫情当前,居家闭门成了居民保护自己、保护家园的最好方式。但在市中心黄浦区,一些老式里弄大都四通八达,该如何实行封闭式管理呢?常言道“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不打折扣、不

东方网记者黄丽春2月9日报道:疫情当前,居家闭门成了居民保护自己、保护家园的最好方式。但在市中心黄浦区,一些老式里弄大都四通八达,该如何实行封闭式管理呢?常言道“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不打折扣、不留死角、不漏一人,这里一样织起了疫情防控的“安全网”。

给弄堂“加扇门”

老西门街道也是园居民区内绝大多数都是老旧小区,小巷小弄四通八达,大部分居民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小巷小弄本来就没有门,怎么把守?如果封闭小巷小弄,造成居民出行不便怎么办?

“没有门,就装道门!”东家抬出了不要的门板、西家搬出来闲置的柜子,从居民家借来推板车,一起挡住弄堂口。

老城厢的考验远远不止这些。返程高峰到来,老城厢人口密集、人员流动频繁,如何快速有效地锁定重点人员?居民携手组团来“看家”。“没有门,就装道门!”东家抬出了不要的门板、西家搬出来闲置的柜子,从居民家借来推板车,一起挡住弄堂口。

“汪书记,弄堂口发现一辆‘鄂’牌车子,快来!”2月3日,正忙着预约登记口罩事宜的文庙居民区书记汪嘉梁接到了社区居民的来电。汪嘉梁立即带着社区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并联系车主王先生。原来,王先生虽是湖北人但近年来都在上海工作生活,车子近期也未离开过上海,更没有出入过重点地区。得知是虚惊一场,众人长舒一口气。其实,每个居委都能接到居民群众类似的“监督”电话。

手绘地图来帮忙

打浦桥街道建一居民区是一个二级以下旧里小区,弄堂四通八达,出入口多达15个,全覆盖管控的难题摆在了社区干部面前。大家都在动脑筋想,但还是理不清头绪。“我们把弄堂画下来吧,这样看着清楚一点。”居民区书记徐施寅提议道。

于是凭着平时走街串巷的经验,凭着弄堂印象,在全体社工的配合下,一张手绘弄堂“分布图”出炉了。清楚地标注了所有出入口、弄堂之间的通道、大概门牌号。有图为鉴,弄堂管控方案一会儿就出来了,哪几条弄堂是通的,可以减少出入口的;哪几条是死胡同,入口不能封闭的;哪儿入口是有保安的,哪个入口是要加派人手的全部一一确定,把管控范围缩到最小。

紧邻田子坊、日月光商圈的肇东居民区,房屋、商铺出租情况普遍,外来人员回沪排摸工作量巨大。居委社工巧用心思,在目前空关或者未营业的房屋、商铺门脚用处,用胶带贴好,作为标记。一旦有人进门,门口胶带即会掉落,社工每日在走街串巷中可及时发现,避免反复敲门,重复劳动,方便第一时间掌握回沪人员动态。

严禁民宿日租短租

瑞金二路街道地处市中心,辖区内医院、学校、历史保护建筑、文化设施密布,亦有不少民宿。随着疫情爆发,民宿也成为疫情防控工作中的安全隐患之一。

自大年初二起,各居委社工及外口队员逐一对辖区内民宿进行排摸,通过电话、短信、微信、上门等方式联系房东,积极做好宣传引导工作,规劝其自通知之日起将民宿从租赁网站上下架。

同时,通过实地走访各辖区民宿,对仍在租借的客人,一边核实、登记租客的信息,一边规劝其前往正规旅馆酒店居住或改签中长期租赁合同。对排摸核实需隔离观察人员立即按相关要求进行隔离处置。

针对部分房东、租客不听规劝的情况,街道平安办会同派出所、市场监管所等多部门联合上门,清退租客,并张贴封条,确保民宿经营行为即刻停止。

下一步,街道将进一步扩大宣传范围,加大巡查巡视力度和打击力度。同时加强与物业部门联动,切实做好来沪人员信息登记。在疫情防控期间,严禁任何违规日租及短租行为。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