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财经消费报 > 社会 > 正文
首页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时间:2019-08-29 11:27
分享到:

8月6日,在喧闹的鞭炮声中,山西偏关县聚福苑小区的A8号楼开始拆除。拆除现场更像是一场庆祝,而非一次事故。此前,这栋建成不足6年的异地扶贫移民安置楼,墙体裂缝“胳膊都能伸进去”(住户语),楼体倾斜,引发居民恐慌。

8月17日,在拆楼现场,《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看到,随处可见破碎的砖块,纤细的塑料管材,钢筋只有小拇指粗细。“老百姓自己盖平房,至少也得用这么粗的钢筋吧!”一位居民指着拆下来的钢筋说。

正在拆除中的聚福苑小区A8号楼。拆下来的“钢筋”比普通百姓的晾衣绳略粗一些

除了被拆掉的A8号楼之外,走在聚福苑小区A区,地面、楼房墙面裂缝随处可见,到处都是修补过的痕迹。A1号楼体中间的裂缝足有十几公分宽,在记者调查期间,有人用塑料泡沫将裂缝整个填充起来。如今用于安置A8号楼居民的A3号楼,曾出现过整体下沉,现在施工队正在给这栋楼做加固。不远处的A12号楼裂缝像蜘蛛网一样,在楼体上大面积蔓延。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位于偏关县城西南的聚福苑小区全貌。该小区是偏关目前最大的异地扶贫移民搬迁小区

官方资料显示,聚福苑小区是偏关县委、县政府为易地扶贫移民搬迁户建设的集中安置点,总投资1.6亿元,占地129亩,共有24栋楼,房屋880套,始建于2012年,2014年主体工程基本完工,是偏关目前最大的住宅小区。作为偏关县重点扶贫民生工程,聚福苑小区至今建成不足6年,危房危楼就频频出现,这让小区居民在惶恐的同时,也对政府的扶贫工作提出了质疑。“偏关扶贫,扶着扶着就倒了”,这样的言论正在民间悄悄流传。

扶贫,扶着扶着就“倒了”

偏关县地处山西西北边陲,是黄河入晋第一县,县域内沟壑纵横,生态脆弱,自然环境恶劣,一直以来都是国家扶贫重点县,也是山西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近年来偏关开始实施“557”扶贫工程,即大力推进“五大扶贫产业工程”,持续推进“五大生态扶贫工程”,扎实推进“七大扶贫保障工程”。作为“七大扶贫保障工程”之一的易地搬迁工程,是偏关扶贫的重点工作之一,其目标是“建得起、住得好”。

位于偏关县城西南的聚福苑小区是偏关县“十二五”期间建成的最大异地扶贫搬迁小区,共分A、B、C三个区,A区13栋楼,B区8栋楼,C区3栋楼,全部为六层加阁楼的建筑结构,承载着2000多贫困居民的安居脱贫梦,同样也是偏关异地扶贫的“样板”。

刘丽(化名)来自偏关县万家寨镇麦虎大队,其父母是精准扶贫户,2016年他们“买下”了聚福苑小区A8楼的一套房子。“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想着要好好装修,把门窗都换了,花了不少钱。”刘丽说。2017年10月,刘丽携父母搬进了新房,可仅仅欢喜了几个月,2018年2月就发现家中墙上出现了裂缝,“今年开春以后,眼见着墙上的裂缝越来越宽,到最后小孩的胳膊都能伸进去。”事实上,A8楼的很多住户从2016年开始,就发现这栋楼有问题,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态势发展的这么快。

A8楼的裂缝越来越宽,问题越来越严重,居民们开始联合起来维权。“我们隔几天就会去政府找一次,政府让去找扶贫办,去扶贫办又让找政府,总是推来推去。”刘丽说。

据A8楼的住户介绍,刚开始政府给出的方案是给楼房做加固,但加固不住,快要倒了,才最终决定要拆。“在商谈拆楼赔偿损失时,一位扶贫办的领导说:房子你们都是白住的,还想咋介(本地话,怎么样的意思)?你们有啥损失呢?”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偏关县城区移民建设领导组与聚福苑A8号楼住户户主签订的安置协议书

A8楼共有24户居民,原已入住22户,在拆楼之前,偏关县城区移民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甲方)与住户(乙方)签订了安置补充协议。协议显示,“为加快拆除重建工程进度,甲方承诺在一年内(2019年8月-2020年8月)交付原住户房屋钥匙(原单元、楼层、格局均保持不变),所有住户即可进行装修。逾期交付时,按原售房价的1%赔偿给原住户,时间按月计算。”在《安置协议书(二)》中,提到了具体的补偿,“由于楼房重建,对A8楼原住户,甲方同意支付给乙方两次搬迁费人民币四千元。”搬到外面自行安置的,每月还可以领到1000元的补偿。

记者经过走访了解到,原A8楼居民,每户总共领到的补偿为14万元,《安置协议书(二)》中提到的4000元搬迁费包括在其中,但这14万元,没有出现在两份安置协议中。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3号楼正在做灌浆加固,三条管道蜿蜒伸至地下室

如今,A8楼被拆,18户居民被临时安置住进了A3号楼。“事实上,我们是从一栋危楼搬进了另一栋危楼。A3号楼也是危房,曾经因为雨水灌入地下室,楼体出现整体下沉。”刘丽介绍说。在记者采访期间,工人们正在为A3号楼做灌浆加固。现场可以看到,各种管道蜿蜒至A3楼地下室。对于A3号楼临时安置房,政府做了简易装修,地面上的米黄色油布凸凹不平,房间里都没有装门,卫生间赤裸裸地敞开着。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1号楼楼体中间的裂缝宽达十几公分

位于A3楼北侧的A1号楼楼体中间的裂缝足有十几公分宽,在记者调查期间,有人用泡沫将裂缝整个填充起来。另一道大裂缝已被人用铁皮从上至下包裹起来。A12号楼墙上的裂缝像蜘蛛网一样四处散开。走在整个聚福苑小区A区,墙上、地上的裂缝随处可见。

谁是“豆腐渣工程”始作俑者?

A8号楼建成不足6年就得拆除重建,A3、A1、A12号楼也存在诸多问题,这背后的原因究竟为何?对此,记者采访偏关县扶贫办副主任高世玄时,他表示:“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还没有定性。现在山西省建设厅已委托省建科院对事故原因做调查,目前暂无结论。”

而此前偏关县城区移民建设领导组(甲方)与聚福苑小区A8号楼住户(乙方)签订的《安置协议书(二)》中,已表示“因地质灾害甲方需对乙方所居住的楼房进行重建”,与居民交涉的过程中将事件定性为“地质灾害”,显然是掩饰问题,推卸责任。对此,聚福苑小区居民大都不予认同。“A1、A3、A8、A12这几栋楼原先建的时候就在沟边上,打桩都没打好,能不出问题吗?现在快倒了,才开始打桩加固,这不胡闹吗?”一位居民说。“你看看这拆下来的钢筋,筷子粗,不倒就日怪(当地方言:奇怪的意思)了,本来就是豆腐渣工程。”另一位居民补充道。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12号楼的裂缝如

当初,聚福苑小区是谁施工建设的?小区居民一致说是张老五(有的称其为张五小)。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得知张老五真名为张文华,是偏关本地最大的地产开发商之一。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张文华名下有两家公司,一为“偏关县鑫园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9月29日,经营期限截止于2012年5月4日,张文华占股90%,已被吊销。另一家名为“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8日,法人为王建强,张文华持股比例为100%,目前该公司仍在正常经营。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企查查资料显示,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张文华持股100%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2年6-7月,偏关县城区移民开发建设领导组开始对偏关城区移民开发三期工程(聚福苑B区、C区)项目进行网上招标,2012年9月19日,该工程奠基仪式隆重举行。张文华和他刚刚成立的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功中标,成为这一重点扶贫工程的施工方。一个刚刚成立月余的公司,有何资质和经验成功中标这一工程,其背后有没有暗箱操作的成份?

据知情人透露,张老五在偏关颇具实力,很多政府项目都由他的公司承建,对于张老五其人其行,大多数采访对象谈起来往往三缄其口,讳莫如深。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在偏关多个拆迁和居民住房安置项目中,张老五都有参与。一则名为《山西省偏关县黑恶势力让老百姓哭诉无门(转载)》网帖中有这样的表述:“早在偏关黄牛沟小区开发及房屋改造建设中,张老五采取恐吓、威胁的手段逼迫居民在其已经准备好的协议书上签字。在重新安置居民住房施工过程中,其采用偷工减料、碾压地基不实、排水不畅、擅自扩大平房楼层上的建筑面积……”“2011年9月15日,张老五率人强行占用马梁村牌楼附近耕地,与村民发生冲突,有村民被殴打致重伤。张老五当时在场并扬言‘在偏关谁敢不听我的!谁又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告去呀!告到哪我都不怕!’”

另一则由网名“悲愤的农民”所发的《官商勾结,无视法度,农民惨遭毒手》的帖子依然流传在网上。文中这位偏关县新关镇马梁村村民,详细讲述了自己因征地问题与张文华“交集”的经过。“2011年8月13日,开发商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文华通知我到他们公司协商征地补偿一事,我到他们公司后,双方经过协商亦未达成一致。张文华竟然威胁我说,如再不同意就通知政府对我进行管制。”“2011年9月15日晚9点左右,开发商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又连夜强行施工,我得知后前去阻止,张文华手下十余人对我大打出手。我儿子回家途中见到我被人殴打,随即报警并上前阻止,结果也被打倒在地。事后,我因为伤情过重,被人送往医院救治,后转山西省人民医院治疗。我儿子在被打的头晕呕吐、全身疼痛未予治疗的情况下,竟然被新关镇派出所的民警带回所里询问长达19小时之久。第二天,我妻子得知施工队仍在继续施工,就前去交涉,又被施工队殴打,这些人扬言‘凡是马梁村村民,不管是谁,再来阻挡,我们老板张文华有的是钱,来一个死一个。’”

来源: 经济网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导读:8月6日,在喧闹的鞭炮声中,山西偏关县聚福苑小区的A8号楼开始拆除。拆除现场更像是一场庆祝,而非一次事故。此前,这栋建成不足6年的异地扶贫移民安置楼,墙体裂缝“胳膊都能伸进去”(住户语),楼体倾斜,引

8月6日,在喧闹的鞭炮声中,山西偏关县聚福苑小区的A8号楼开始拆除。拆除现场更像是一场庆祝,而非一次事故。此前,这栋建成不足6年的异地扶贫移民安置楼,墙体裂缝“胳膊都能伸进去”(住户语),楼体倾斜,引发居民恐慌。

8月17日,在拆楼现场,《经济》杂志、经济网记者看到,随处可见破碎的砖块,纤细的塑料管材,钢筋只有小拇指粗细。“老百姓自己盖平房,至少也得用这么粗的钢筋吧!”一位居民指着拆下来的钢筋说。

正在拆除中的聚福苑小区A8号楼。拆下来的“钢筋”比普通百姓的晾衣绳略粗一些

除了被拆掉的A8号楼之外,走在聚福苑小区A区,地面、楼房墙面裂缝随处可见,到处都是修补过的痕迹。A1号楼体中间的裂缝足有十几公分宽,在记者调查期间,有人用塑料泡沫将裂缝整个填充起来。如今用于安置A8号楼居民的A3号楼,曾出现过整体下沉,现在施工队正在给这栋楼做加固。不远处的A12号楼裂缝像蜘蛛网一样,在楼体上大面积蔓延。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位于偏关县城西南的聚福苑小区全貌。该小区是偏关目前最大的异地扶贫移民搬迁小区

官方资料显示,聚福苑小区是偏关县委、县政府为易地扶贫移民搬迁户建设的集中安置点,总投资1.6亿元,占地129亩,共有24栋楼,房屋880套,始建于2012年,2014年主体工程基本完工,是偏关目前最大的住宅小区。作为偏关县重点扶贫民生工程,聚福苑小区至今建成不足6年,危房危楼就频频出现,这让小区居民在惶恐的同时,也对政府的扶贫工作提出了质疑。“偏关扶贫,扶着扶着就倒了”,这样的言论正在民间悄悄流传。

扶贫,扶着扶着就“倒了”

偏关县地处山西西北边陲,是黄河入晋第一县,县域内沟壑纵横,生态脆弱,自然环境恶劣,一直以来都是国家扶贫重点县,也是山西10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近年来偏关开始实施“557”扶贫工程,即大力推进“五大扶贫产业工程”,持续推进“五大生态扶贫工程”,扎实推进“七大扶贫保障工程”。作为“七大扶贫保障工程”之一的易地搬迁工程,是偏关扶贫的重点工作之一,其目标是“建得起、住得好”。

位于偏关县城西南的聚福苑小区是偏关县“十二五”期间建成的最大异地扶贫搬迁小区,共分A、B、C三个区,A区13栋楼,B区8栋楼,C区3栋楼,全部为六层加阁楼的建筑结构,承载着2000多贫困居民的安居脱贫梦,同样也是偏关异地扶贫的“样板”。

刘丽(化名)来自偏关县万家寨镇麦虎大队,其父母是精准扶贫户,2016年他们“买下”了聚福苑小区A8楼的一套房子。“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房子,就想着要好好装修,把门窗都换了,花了不少钱。”刘丽说。2017年10月,刘丽携父母搬进了新房,可仅仅欢喜了几个月,2018年2月就发现家中墙上出现了裂缝,“今年开春以后,眼见着墙上的裂缝越来越宽,到最后小孩的胳膊都能伸进去。”事实上,A8楼的很多住户从2016年开始,就发现这栋楼有问题,只不过他们没想到态势发展的这么快。

A8楼的裂缝越来越宽,问题越来越严重,居民们开始联合起来维权。“我们隔几天就会去政府找一次,政府让去找扶贫办,去扶贫办又让找政府,总是推来推去。”刘丽说。

据A8楼的住户介绍,刚开始政府给出的方案是给楼房做加固,但加固不住,快要倒了,才最终决定要拆。“在商谈拆楼赔偿损失时,一位扶贫办的领导说:房子你们都是白住的,还想咋介(本地话,怎么样的意思)?你们有啥损失呢?”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偏关县城区移民建设领导组与聚福苑A8号楼住户户主签订的安置协议书

A8楼共有24户居民,原已入住22户,在拆楼之前,偏关县城区移民开发建设领导小组(甲方)与住户(乙方)签订了安置补充协议。协议显示,“为加快拆除重建工程进度,甲方承诺在一年内(2019年8月-2020年8月)交付原住户房屋钥匙(原单元、楼层、格局均保持不变),所有住户即可进行装修。逾期交付时,按原售房价的1%赔偿给原住户,时间按月计算。”在《安置协议书(二)》中,提到了具体的补偿,“由于楼房重建,对A8楼原住户,甲方同意支付给乙方两次搬迁费人民币四千元。”搬到外面自行安置的,每月还可以领到1000元的补偿。

记者经过走访了解到,原A8楼居民,每户总共领到的补偿为14万元,《安置协议书(二)》中提到的4000元搬迁费包括在其中,但这14万元,没有出现在两份安置协议中。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3号楼正在做灌浆加固,三条管道蜿蜒伸至地下室

如今,A8楼被拆,18户居民被临时安置住进了A3号楼。“事实上,我们是从一栋危楼搬进了另一栋危楼。A3号楼也是危房,曾经因为雨水灌入地下室,楼体出现整体下沉。”刘丽介绍说。在记者采访期间,工人们正在为A3号楼做灌浆加固。现场可以看到,各种管道蜿蜒至A3楼地下室。对于A3号楼临时安置房,政府做了简易装修,地面上的米黄色油布凸凹不平,房间里都没有装门,卫生间赤裸裸地敞开着。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1号楼楼体中间的裂缝宽达十几公分

位于A3楼北侧的A1号楼楼体中间的裂缝足有十几公分宽,在记者调查期间,有人用泡沫将裂缝整个填充起来。另一道大裂缝已被人用铁皮从上至下包裹起来。A12号楼墙上的裂缝像蜘蛛网一样四处散开。走在整个聚福苑小区A区,墙上、地上的裂缝随处可见。

谁是“豆腐渣工程”始作俑者?

A8号楼建成不足6年就得拆除重建,A3、A1、A12号楼也存在诸多问题,这背后的原因究竟为何?对此,记者采访偏关县扶贫办副主任高世玄时,他表示:“到底是什么原因,现在还没有定性。现在山西省建设厅已委托省建科院对事故原因做调查,目前暂无结论。”

而此前偏关县城区移民建设领导组(甲方)与聚福苑小区A8号楼住户(乙方)签订的《安置协议书(二)》中,已表示“因地质灾害甲方需对乙方所居住的楼房进行重建”,与居民交涉的过程中将事件定性为“地质灾害”,显然是掩饰问题,推卸责任。对此,聚福苑小区居民大都不予认同。“A1、A3、A8、A12这几栋楼原先建的时候就在沟边上,打桩都没打好,能不出问题吗?现在快倒了,才开始打桩加固,这不胡闹吗?”一位居民说。“你看看这拆下来的钢筋,筷子粗,不倒就日怪(当地方言:奇怪的意思)了,本来就是豆腐渣工程。”另一位居民补充道。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A12号楼的裂缝如

当初,聚福苑小区是谁施工建设的?小区居民一致说是张老五(有的称其为张五小)。记者经过多方调查,得知张老五真名为张文华,是偏关本地最大的地产开发商之一。

据企查查资料显示,张文华名下有两家公司,一为“偏关县鑫园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5年9月29日,经营期限截止于2012年5月4日,张文华占股90%,已被吊销。另一家名为“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8月8日,法人为王建强,张文华持股比例为100%,目前该公司仍在正常经营。

山西偏关脱贫攻坚“状况频出” 扶贫移民楼建成不足六年拆除重建

企查查资料显示,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张文华持股100%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2012年6-7月,偏关县城区移民开发建设领导组开始对偏关城区移民开发三期工程(聚福苑B区、C区)项目进行网上招标,2012年9月19日,该工程奠基仪式隆重举行。张文华和他刚刚成立的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成功中标,成为这一重点扶贫工程的施工方。一个刚刚成立月余的公司,有何资质和经验成功中标这一工程,其背后有没有暗箱操作的成份?

据知情人透露,张老五在偏关颇具实力,很多政府项目都由他的公司承建,对于张老五其人其行,大多数采访对象谈起来往往三缄其口,讳莫如深。

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在偏关多个拆迁和居民住房安置项目中,张老五都有参与。一则名为《山西省偏关县黑恶势力让老百姓哭诉无门(转载)》网帖中有这样的表述:“早在偏关黄牛沟小区开发及房屋改造建设中,张老五采取恐吓、威胁的手段逼迫居民在其已经准备好的协议书上签字。在重新安置居民住房施工过程中,其采用偷工减料、碾压地基不实、排水不畅、擅自扩大平房楼层上的建筑面积……”“2011年9月15日,张老五率人强行占用马梁村牌楼附近耕地,与村民发生冲突,有村民被殴打致重伤。张老五当时在场并扬言‘在偏关谁敢不听我的!谁又能把我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告去呀!告到哪我都不怕!’”

另一则由网名“悲愤的农民”所发的《官商勾结,无视法度,农民惨遭毒手》的帖子依然流传在网上。文中这位偏关县新关镇马梁村村民,详细讲述了自己因征地问题与张文华“交集”的经过。“2011年8月13日,开发商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文华通知我到他们公司协商征地补偿一事,我到他们公司后,双方经过协商亦未达成一致。张文华竟然威胁我说,如再不同意就通知政府对我进行管制。”“2011年9月15日晚9点左右,开发商偏关县鑫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又连夜强行施工,我得知后前去阻止,张文华手下十余人对我大打出手。我儿子回家途中见到我被人殴打,随即报警并上前阻止,结果也被打倒在地。事后,我因为伤情过重,被人送往医院救治,后转山西省人民医院治疗。我儿子在被打的头晕呕吐、全身疼痛未予治疗的情况下,竟然被新关镇派出所的民警带回所里询问长达19小时之久。第二天,我妻子得知施工队仍在继续施工,就前去交涉,又被施工队殴打,这些人扬言‘凡是马梁村村民,不管是谁,再来阻挡,我们老板张文华有的是钱,来一个死一个。’”

标签: [责任编辑]:李小晓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财经消费报,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财经消费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阅读